邶溟✨

今天也是万年流泪土鱼精呢:D
头像是美丽涯涯崽崽画的155555551

呛呛--‼️‼️‼️‼️各位爱三理的姐妹看过来!!
我们第二波群宣来乐!!满160(158/160)
人集体开粮仓-----!!!心不心动!!心动就快加群吧!!!我们不介意窥屏,不介意长弧,来了就是姐妹!!!!
(੭ु ›ω‹ )੭ु⁾⁾♡
群内神仙太太超多这里暂时不一一艾特了!!我们集结了三理圈的半壁江山【什】想勾搭太太的速来速来速来(碎碎念)

【三理】夏日逃亡计划(1--完结)

♬ 曲梗,原曲:那个夏天已经饱和(好棒一歌)
♬ oocooc莫得文笔别打我
♬ 加群一起玩!976663250



*
“我杀人了。”




漫长的夏日一如既往地难熬。

理子微闭眼睑,汗水顺着额角滑落,沾湿金黄床单的边角。



毕业几年后,理子前往繁华的东京找工作并且租了一间公寓,工资虽然微薄,但也勉勉强强够一个人生活,再加上一只叫格力高的猫的伙食费。

那个嚣张的金发少年早就消失在她无趣生命之中,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窗外传来几声缥缈的蝉鸣,格力高懒懒伏在她转椅边打呼噜。
恍惚之中响起几声门铃。


理子迷迷糊糊的揉着惺忪睡眼,跌跌撞撞去开门。


手指触碰在冰冷门把之上,扭动吱吱作响的锁,理子探头向外探头,什么也没有。



啊啊,又出现错觉了?

她勾起一抹笑,眉头却有些紧皱。

……



这个故事也是从一个炎热无比的夏日开始的。


毕业后,理子离开了千叶去东京念书,而三桥同学即使在考前抱佛脚,但也是没什么用,因此无缘东京大学。


“…去那地方要给我打电话啊!”他不安的捏着衣角,眼睛却游离在理子与地面之间。


“三三会想我吧?”
女孩浅笑安然,语气带有一丝被刻意藏起来的期待。


“会…啊才不会!我只是要炫耀而已!对,炫耀给伊藤看!”
三年了,三桥在爱情方面撒谎技术还是负分水平。



女孩会意的笑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他。



之后听说他在某家公司兢兢业业的当个销售推销员,随后就了无音信了。


理子之后试过打电话,不过对面的机械女声一直在反复强调这是空号。


她就这么错过了他。



再次见到他,是几个月后。



蝉们聒噪的叫声,不停叫嚣,嚷嚷着宣告夏天的到来。

这时理子已经毕业,租了间小公寓,忙于找工作,初步入社会年轻人的心总是躁动的,理子只想安顿下来。



生活的真谛似乎就是随波逐流,没人在乎你在想什么做什么,你只需要磨平自己的棱角然后适应这个畸形的社会就行了。
理子的内心最柔软的,关于他的支离破碎的梦境也早就被重重 重锁拴住,落上厚厚的灰尘。



这么想的她,突然听见门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门铃。


理子一边惊异一边打开了房间的门,结果发现门外居然是三桥。


对面人眼睛里挥之不去的少年意气也因社会腐蚀而黯然无光。唯一不变的大概是那显眼的金毛吧,不过此时盖在上面是一顶一点也不合适的破旧黑帽。


“我杀人了。”
三桥环顾四周确认无事后便蹑手蹑脚的躲进房间中,紧紧的锁住大门,又找了几件琐碎的小东西堵住门。





理子屏住呼吸,周围空气似乎被抽尽了,气氛是死一般的寂静。


“别担心。我明天就走,不会拖累你。我是来借宿一宿然后和你告个别的。”

三桥耸耸肩,脱下作掩护的黑色外套,汗珠顺着憔悴面孔滴落在地上。


“…”她咬紧下唇,眼睛紧紧注视惨白地面。“带上我吧,我和你一起。我会一直和三三在一起。”


三桥脱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唇翕动几下但没发出一个音节。他没多想就立刻回绝她。


“不行,会连累你的。我不想让你几年青春都荒废在那个恐怖的鬼地方。”


理子快步冲向前,按住三桥收拾东西的手。

“带我走吧,我们一起逃离这个地方,哪怕是荒岛我也愿意。”她心中,关于他的一寸之地突然又春暖花开,之前美好回忆一股脑都涌了上来。


“三三,你还欠我一个告白。”



三桥不禁嗤笑。

“我的理子是想要一个来自杀人犯的告白吗?”

理子正视三桥略带笑意的脸,郑重点了点头。


“等我们逃出去,我就补上这次告白。现在,一起收拾东西,我已经准备好车了,凌晨我就会离开…”他的目光略带疲倦,“现在你赶快把必要品备好。”



“三三…能把那件事所有经过都告诉我吗?”


三桥把衣物食物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股脑全都丢到背包里,又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的,血迹斑斑的水果刀。


“啊…也没什么。对方是公司里的前辈,平日里经常打压新人,所以,对我做了些过分的事,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呢…”


三桥活动手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水果刀闪着恐怖的银光,“然后,那天晚上,实在不想再见到他的脸了,就用这把刀,不小心结束了他的生命,本来只是想威胁一下的。”


他的声音逐渐弱下来,眼睛中的光点刷的变得暗淡。


“我清理了血迹,暂时把他的尸体锁在公司废旧不用的仓库里了,还伪造他字迹写了假条什么的。一时半会发现不了。杀他的前一天我已经辞职了。”


理子感觉自己似窒息一般难以喘气,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居然能平淡的说出这种话来。


三桥没注意理子微弱的表情变化,他低头收拾杂物,视线瞥向了理子珍藏的一尘不染的相册,里面满满都是各种关于他的照片。相册最开头是他高中毕业临近毕业时坐在天台上放肆开怀大笑的照片。


年少轻狂的少年朝镜头后举着相机的少女摆鬼脸,吐舌头,就像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难过忧虑的事一般。


“撕了吧,这对你我都不利。”


岁月是把杀人剜心的利刃,它无情的割去一切美好回忆,回头看心头不过多了一块疤。


他不顾理子同意,便将所有关于他的相片都撕得粉碎,同过去的自己告别。


“三三…!!”

三桥偷偷藏了一张理子的照片,然后把相册扔进了垃圾桶。


“出去之后如果见到人还是别喊我三桥了吧,叫我田中,武藤什么的都行。”


理子拳头紧握,目光被朦胧水汽遮盖,面前人的影像模糊而又清晰。
“你就是你,三三。”

“随便你吧,总之我现在想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理子双腿一阵疲软,瘫坐在床上,手摸索着找到电话。
“对不起,我辞职了。”



三桥裹着浴巾,痛快淋漓的淋浴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等凌晨一点时,我们就出发。你想去哪?”

“有三三的地方我都去。”

三桥揉了揉理子额前碎发,“好,那我就带你去各个地方看一看。”

“嗯。”



准备好一切必需品后,三桥和理子彻夜无眠,一直聊到了约定时间。

“和我生活真的很辛苦,你想好要不要和我一起踏上逃亡生涯。”

理子费力的提起沉甸甸的背包,又轻轻蹭了蹭三桥的脸颊,“三三好啰嗦啊。”

她的双手包住他的手,摆出了灿烂的笑容。



理子把小公寓的门锁死,一无所有之人与杀人犯的小小旅行就这么荒唐的开始了。


一个个春夏秋冬转瞬即逝,他带着她看遍世间繁华,于寸寸土地之上留下他们的足迹。


那个清晨,他牵着她的手来到了一处小小海岛。

“理子,我有些话想必是不得不说了。”

三桥的耳尖被夕阳染上一层细腻的潮红,海浪拍击岸边棱角分明的坚硬岩石,又粉身碎骨,化成一丝丝小水珠。

“初次见你的时候,我就对你动心了。这种感觉大概是一见钟情,随着我对你了解的逐渐深入,你的优点,你的缺点,你的一切就像蛛网一样将我层层包围,让我沉溺于名为你的爱的海洋。”


“毕业后我这个傻子也没有记得存你的联系方式,全想指望你来联络我。后来,手机掉进了河里,我知道这很扯,事实就是这样,我再也联系不上你了。”


“然后就发生了那件事,我亲手杀了那个前辈,用那把小刀,你见过吧。我走投无路,还是偷偷联系了伊藤,是他告诉了我你的住址。”


“在没见到你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再对你动心了,杀了那个前辈后我对生活完全没有任何期待,世界在我眼里就是一片黑色。可是我见到你的一瞬间它好像又明媚起来了。”


三桥指尖搭上了理子玉般光洁的手,为她带上了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湛蓝的颜色犹如盛夏蓝的醉人的天空,又想她那身天蓝色的象征单纯天真的高中校服的颜色。钻戒上匠心独具的雕琢了几枚星星纹路。


“这是我用所有工资买来的,可以放心带。你说我欠你一个告白,你还记得我是怎么说的么?‘等我们逃出去,我就补上这次告白’。”


夕阳余晖如血一般撒在他洁白的衬衫,三桥释然的笑了笑,“逃亡这件事自从做了决定后就永远也没法停止了,我觉得是时候让我自己解放了。我打电话给警方自首了。我已经够累了。”


背包夹层之中藏着的小刀又一次露出锋芒。

“感谢你,理子,要不是你的不离不弃,我根本撑不过几天。”

银光在他的颈部闪现,他的喉咙里发出几声混着血的模糊不清的声音,唇张合几下,“…我爱你。”



大脑一片空白,理子根本没来得及告别,他,就这么倒在了她的面前,一如他突如其来的到来,又刹那间转瞬即逝。理子下意识跪倒在他的身边,悲伤全都涌到了心头,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这种极致的难过了。


手腕处被人狠狠扭住,回过神来身后传来警察的声音。
“请和我们走一趟。”



就是这么荒唐的故事,那个发生在饱和夏日的故事,理子却把它铭记到现在。


她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这都是梦,可那枚刺眼的星星戒指又那么明摆着放在储物柜最显眼的地方。



被警察带走后,因为没有足够的关于理子犯罪的证据,所以她被释放了。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吵闹的孩童,乘凉的老人,商场大减价的条幅,人们或喜或悲的声音…一切如故,唯独没了他。



理子后来又独自一人去了很多很多地方,最后脚步停留于繁华的东京。她找了一份工作,还养了一只橘猫。

漫长夏日总是异常难熬,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在金黄床单上。

窗外缥缈蝉鸣和着格力高的呼噜声,构成夏日的声音。

恍惚之中,门外又传来了清脆的门铃声。



END


占个放崽崽tag @九歌  @东野茶茶猹 @我
三人一起搞的。
相关崽崽应该会丢进tag里

【三理】夏日逃亡计划 1

⚠曲梗,大改。ooc莫得文笔,原曲:那个夏天已经饱和。后期大概还糅合了其他曲子剧情进来了✨






*


“我杀人了。”







漫长的夏日一如既往地难熬。

理子微闭眼睑,汗水顺着额角滑落,沾湿金黄床单的边角。





毕业几年后,理子前往繁华的东京找工作并且租了一间公寓,工资虽然微薄,但也勉勉强强够一个人生活,再加上一只叫格力高的猫的伙食费。




那个嚣张的金发少年早就消失在她无趣生命之中,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窗外传来几声缥缈的蝉鸣,格力高懒懒伏在她转椅边打呼噜。
恍惚之中响起几声门铃。



理子迷迷糊糊的揉着惺忪睡眼,跌跌撞撞去开门。




手指触碰在冰冷门把之上,扭动吱吱作响的锁,理子探头向外探头,什么也没有。




啊啊,又出现错觉了?



她勾起一抹笑,眉头却有些紧皱。


……

这个故事也是从一个炎热无比的夏日开始的。





毕业后,理子离开了千叶去东京念书,而三桥同学即使在考前抱佛脚,但也是没什么用,因此无缘东京大学。




“…去那地方要给我打电话啊!”

他不安的捏着衣角,眼睛却游离在理子与地面之间。



“三三会想我吧?”

女孩浅笑安然,语气混有一丝被刻意藏起来的期待。


“会…啊才不会!我只是要炫耀而已!对,炫耀给伊藤看!”

三年了,三桥在爱情方面撒谎技术还是负分水平。



女孩会意的笑笑,恋恋不舍的告别了他。



之后听说他在某家公司兢兢业业的当个销售推销员,随后就了无音信了。




理子之后试过打电话,不过对面的机械女声一直在反复强调这是空号。



她就这么错过了他。




再次见到他,是几个月后。





蝉们聒噪的叫声,不停叫嚣,嚷嚷着宣告夏天的到来。


这时理子已经毕业,租了间小公寓,忙于找工作,初步入社会年轻人的心总是躁动的,理子只想安顿下来。




生活的真谛似乎就是随波逐流,没人在乎你在想什么做什么,你只需要磨平自己的棱角然后适应这个畸形的社会就行了。

理子的内心最柔软的,关于他的支离破碎的梦境也早就被重重 重锁拴住,落上厚厚的灰尘。





这么想的她,突然听见门外传来几声清脆的门铃。



理子一边惊异一边打开了房间的门,结果发现门外居然是三桥。



对面人眼睛里挥之不去的少年意气也因社会腐蚀而黯然无光。

唯一不变的大概是那显眼的金毛吧,不过此时盖在上面是一顶一点也不合适的破旧黑帽。




“我杀人了。”



三桥环顾四周确认无事后便蹑手蹑脚的躲进房间中,紧紧的锁住大门,又找了几件琐碎的小东西堵住门。


…………TBC,可能会坑掉,想看后续请大力催更

我太菜了orz

自家孩子!!!名字是鄜【音同敷】烨,可以喊烨烨!

目前初设是个想让自己变得更sexy的衣品很差的女孩子!是个“小太阳”般的存在,很好欺负【??】

发画丢人来了XXP

我我我渴求同人或者互动【异想天开.jpg】

念念不忘

(灬ºωº灬)

施展胯下人:

四月联文招募中!!


不管你是男女老少,文笔好否,只要你怀着一颗热爱三理的心就可以参加本次联文活动!!


目前是打算找十位写手参加本次活动(已有八位)围绕“念念不忘”(划重点)写文。


每个人字数不限,最好是围绕某首歌写(不强求)


报名的麻烦私信我和加入本群976663250一起欢乐磕三理!!


时间暂定三月底,四月初交稿,然后正式开启本次活动。活动结束后,参加联文的平分我钱包里的七块三(有点少不要嫌弃)。


心动的姐妹赶快加入叭!!!

【三理】it’s consuming meⅢ

⌛听歌上头产物,没文笔ooc对不起别打我
⌛前文麻烦翻我主页!976663250一起玩!



〖Your closeness〗你的亲昵


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第二天醒来的两人全都睡过头了。

理子慌慌忙忙套上衣服,瞥了眼衣衫不整的三桥忍俊不禁,轻轻的靠近他,靠近他起伏的胸口,仔细聆听他极有规律的心跳。

他像清晨第一缕阳光就这么照亮了她的生命。

两人交换眼神,又忍不住不约而同笑了起来,今天两家公司的交流会结束了,到公司也是无事可做,于是他们当机立断决定请假一天。

“去哪玩?带你去新开的游乐场?”

理子噗嗤笑了出来。
“三三,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嘛。你去哪我就去哪,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三桥挠了挠头,“啊…偶尔重新体验一次童年也不错吧,去吧,理子,我们一起。”

其实当天玩了什么三桥真的忘了,唯一没有忘的是她那流彩眸光,童真笑容,与摩天轮最顶处时,浅浅印在他脸颊上的吻。




〖Your distance,你的疏离〗


【患者赤坂理子,确诊为*-*-*-】

开玩笑的吧,一定吧…?

病情诊断书被大滴大滴的泪水沾湿,留下模糊不清的字迹。医院刺鼻的消毒水气味似手术刀的利刃,划过她每寸肌肤,将她层层剖开。


“……”
医生的话已经没什么印象了,现在她脑际之中满是那个金发的身影,他嚣张的笑容,他充斥着血腥味的初吻,他看向她时的根本藏不住的爱意…


“……建议保守治疗…”

理子泣不成声,她第一次觉得眼泪是苦涩的。


“我还能…活多久?”
她声音微微发颤,手却早就软下来了,内心一番波澜起伏后却又是重归风平浪静。


她舍不得,她真的舍不得她所拥有的,所还没有拥有过的,但这一切全都在对方一阵沉默后的低语击的粉碎。



“…半年,最多。如果病情恶化的话也就是三个月。”

理子没再说话,她不是电视剧里视死如归的烈士,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面对未知的,名为死亡的未来会战栗,会惊恐,会害怕,也想找人拥抱大哭一场然后抓紧时间告别一切。

告别那个他。


理子瞒着三桥偷偷来医院检查,就是不想让他担心。

自己得了不治之症除了两个人一起干着急,什么也挽回不了。


也许,事到如今,最好的方法就是,疏远他。主动从他的生命之中退出,使他余生不再流连于她,如同迷宫兜兜转转又回原地。



〖Your troubles〗

“哈…?你要去外国发展??好端端去外国干什么,再说,你去外国我不就…不就不能经常见到你了么。”


“啊啊…三三,要知道,人的一生可是必须要经历各种生离死别的,你要习惯,毕竟每个人都逃离不过死亡的…”


真是的,理子不知道她这段意义不明的话到底是不是对自己说的。


这种感觉好似回到了那段高中时期,身着水手服的风纪委员绷着脸一本正经训斥着早吃便当的金发不良少年。


真想重回高中时期,不为什么,只想再次看见他背对渐落的火红夕阳,伏在她耳边,留下句不明所以的别扭情话,这就够了。

听医生的建议,也许国外有可以治愈这种病症的医生,哪怕只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想碰碰运气。

“我走了。不要再想起我了呦。”

理子别过头去,把多余的眼泪擦尽,回头对他露出大大的笑容。

“再见。”

身体某处隐隐作痛,好似几千根细密银针刺进血管,撕裂感如同潮水将她击倒。



〖Your tears〗

直到到了机场,理子才下定决心掏出手机。


【对不起。我出国是为了见另一个人,我们不合适。】


简单符号经过排列,就可以成为轻而易举刺穿心脏的利刃。


短短几小句话,理子删了又输,输了又删,最终还是狠下心按下了发送键。


他略过了她的眼泪。



上了飞机后,理子鼻腔一阵酸楚,浓浓水雾蒙住了她所有的视线,理子把头深深藏在臂弯里,从今以后,再也没有谁可以借自己肩膀痛哭一场了。


…………………………………TBC

删了一些段落,原曲段落太多了我全写完会累死【】

别打我,要打加群打我XD

【三理,微伊京】生气了嘛?

♥无脑短小无质量甜饼,单纯想看他们闹别扭
♥文笔?是什么我莫得文笔,放飞自我

加群一起玩啊976663250!

像三桥这种人的脾气啊,是很难捉摸透的。懂他内心的大概只有理子一人----虽然他挺不愿意承认的,不过事实摆在面前不承认也不行。

因此夫妻〔划〕情侣间的必须的小小争吵肯定还是有的。

每次吵架都是好脾气的理子先缴械投降,乖乖的请他喝杯柠檬汽水,再偷偷的往第二天的便当里多放几块肥美的肉,当做赔礼道歉。

不过这次争吵似乎不太一样。

“三三。这次你真的,太过分了‼️”

理子眼角处残留些许泪珠,泪痕顺着脸颊直蔓延到嘴角,藏着星星的眸子也蒙上一层深深的水汽,宛如一层厚厚的乌云遮住了所有溢出的星光。

三桥第一次觉得有些手足无措。

“生气了嘛?”

他试探性,小心翼翼的问,理子气呼呼的别过头去。

看样子是生气了…

恋爱方面知识储备为零的三桥堪称直男,面对“我的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哄在线等挺急的”的,可以说是所有直男都苦手的万古迷题也是束手无策。


他尝试靠近气鼓鼓的理子。

“带你去咖啡馆?”
“不去!哼!”

“那…那我们去买你最喜欢的那个谁的唱片?”
“早买过了!三三才想起来这件事吗!哼!!”

“放学我送你回家吧?”
“不要!再也不想看见三三了!三三最讨厌了!!”

这下三桥真的是没辙了,他使出浑身解数也没能哄好生气的小女朋友。

多年以来的经验让他养成了有困难找伊藤的迷之习惯。

“理子生气了怎么哄她?”
三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带她去咖啡馆,买唱片,放学送她回家啊,还能怎么办?”

三桥简直无话可说。
“我发现你脑子和你的为人一样一根筋。”

“京子生气你都怎么哄她?”

“哈?小京从来不生气的我给你说她超级可爱人长得又好看说话超级萌和言细语而且超级温柔会做饭会手工会照顾人为了我放弃做不良少女了呢现在街头打架根本看不见她的身影我就知道她最听我的话最喜欢我了我也喜欢她小京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我的天哪我的心快要融化了…”

“打住!我看这件事我还是去求助你的小京吧。”

伊藤这家伙还在滔滔不绝的提起京子的好,仿佛还能说三天三夜。



要说还是女生懂女生,男生一个个都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白痴。

“哈哈,没想到三桥哥居然有朝一日会专程找我问这个问题啊!”

得知三桥来意后的京子冷静分析得出结论,这是长期积存的怨气,大概就像“我向你付出这么多不求回报明明是我们俩谈恋爱为什么搞得我像单相思我的天哪我好气再也不想理你这个大猪蹄子了”的感觉。

三桥挠挠他的金色卷毛,的确,自己在这段恋情里从来都是扮演着“被给予者”的身份,似乎忽略了理子的感受。

“送个小礼物吧,然后道个歉,最后,小小表达一下你对她的爱就行了。”京子眨眨眼,暗示自己最后一小句的深层含义。

“记得在伊藤哥面前多夸夸我呀三桥哥!”

三桥点点头表示了解。
根本不用他夸,事实不是明摆着么。伊藤那家伙…啧。

三桥去礼物店左挑右选,最后选中了一只缀满星辰形状的发卡。


还有一本圣子的写真集。



第二天,三桥带着准备好的礼物逃课把正在上体育课的理子拉到身后的小巷。

“那个…那个什么,啊,啊…”对不起三个字卡在喉咙里简直有千钧重。
“三桥同学,有话请您直说,现在是上课时间请您不要妨碍我正常上课。”

“对不起,理子,之前是我错了!”
终于经过内心重重挣扎终于吐露了心声。

严厉且说一不二的软叶高中风纪委员赤坂理子突然变成了恋爱中被糖衣炮弹击中晕头转向的纯情少女。

“唉,唉!?”

“那个,闭一下眼呗?”
三桥从兜里掏出星星发卡,替理子将碎发撩到耳后,轻轻的将发卡戴在她的青丝之上。


真不愧是三桥,挑礼物的眼光如此之高,这个发卡简直是为理子量身定制的。

双手捧住她的脸颊,三桥也随着心情闭上双目,垂下头,唇纹间的摩挲似羽毛飘过水面,在彼此间的心中扬起环环绕绕的涟漪。

“三三!”
理子的面颊泛起大片大片的潮红。

“还生气么?”

“不生气啦!!”理子兴奋的顶着星星发卡,阳光和着发卡与她眼中的璀璨星光快把三桥闪瞎了。

“等会我请你喝柠檬汽水吧三三!!”

“好----”


像理子这样的女孩子,单纯可爱,不过生气起来脾气比三桥还难以捉摸。不过可喜可贺的是,三桥同学在心中默默承诺,以后绝不会让理子再生气了。

…END_(:D  I∠)_

打了伊京tag对不起别锤爆我xxxx

关于私设1

*借设随意,标明来处。

🔋液体电池

相当于AI们的心脏,随着它的消耗AI会越来越行动不便,(大概像人类饿肚子到一定程度就动不了?)当它耗尽后AI能靠自身电量储备撑三天然后就会彻底报废。在液体电池剩10%时会发出警报,剩5%时会进入休眠期*。

液体电池能量高,斥资也中高。

*休眠期
AI们会陷入长久的睡眠,能接受外来信号但是无法回应。


从自家孩子身上扣来的设定XD

【三理】RL Ⅰ

🚨满满私设注意避雷‼️莫得文笔还ooc【】
🚨特别感谢 @九歌 ‼️💏💑

前文part0

part1[warning]

“不需要。”



研究人员调动面部的肌肉,摆出虚伪至极的笑容:“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啊,三桥。而且你只是由一堆废铁堆成的会乱叫的奴隶罢了,轮不到你说不。”



他们把三桥丢到推车上,来到了AI处理场。


先前只是听说过处理场,但当一睹真容的时候,发自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恐惧渐渐将三桥一开始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吞噬殆尽。



所谓的处理场其实是温度极高的中心熔炉。光是靠近扑面而来的热浪就好像足以让三桥融化。


“先把他所有有用的零件拆走再扔进去吧。”

“好。”



金属钳被拖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宛若丧钟的声音。


现在纵使三桥凭空多生出几条腿也是插翅难逃了。

研究人员紧紧钳制住三桥挣扎的手臂,将钳子放在螺帽上费力扭动。


“   警告!”“警告 !”

红色警告灯伴随紧急逃生大门的打开而响起。不知是谁从外面按下了紧急逃生门的按钮。



“三三!抱歉,我来晚了!”

身着宽松运动服,蓬松的卷发因剧烈运动而贴在额角,晶莹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女孩的一切都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她清澈双眸中闪着万顷星辰,有似一汪粼粼春水。


研究人员立马换上了和善的笑,一举一动无不透露出奉承的意味。


“赤坂小姐!我们在给您的定制AI检查身体。”

两人互相交换眼神,不敢出声。



“检查身体用得着来处理场?算了,三三,和我走吧?!”
赤坂掠过两人,径直走向三桥,半蹲下身向他伸出左手。


“三三不和我走吗?是在生我的气吗?”

赤坂略微有些慌乱。三桥迷茫又空洞的眼神让她心惊胆颤。


研究人员快步走向前对她耳语。三桥没太搞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
过了一会,赤坂长长的叹了口气,眉头紧锁。

“跟我走吧,三三,你自由了。叫我理子就可以了。”
三桥先是一顿狂喜,沉浸于自由的喜悦之中,未从注意对方的一声低语。
“叫我格力高我也不会介意的啊……三三......只要你能记起我......”


从处理场死里逃生被另一个业余的研究员领回家,不仅补充了所剩无几的液体电池,还把残缺的肢体与仿生皮肤补充完整。接上崭新双腿的三桥看起来宛若新生。

“老子要称霸千叶所有的机器人工厂成为最强AI!”

“三三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明明之前还死气沉沉的,接上腿后还想再被掰断吗?”

被无情地戳了痛处的三桥愤愤扭头:“不要提这件事!”

理子笑笑,“不管三三做什么我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哟!”

和理子生活几周后,三桥发现自己简直像这个家的主人一般——理子家务全包,做事又干脆利落。


几次交谈后三桥得知之前理子一直就读于东大,毕业后去了一家机器人工厂实习,虽然工资很低,但也够养活她一人。他一直想问关于那天从研究人员口中“您的定制AI”也就是自己的事,但对事情有问必答的理子唯独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TBC